兵團網首頁 頭條新聞 兵團聚焦 師團動態 援疆新聞 圖片新聞 兵團訪談 精彩畫報 國內新聞 專題直播 歷史 文學 學術 兵團人 領導報道集 評論
您當前位置:首頁/歷史

馬一浮與謝無量

作者: 張宏敏 來源: 光明日報 日期: 2020-01-06

“天下文章推馬謝?!闭憬嫌萑笋R一?。?883—1967)與四川樂至人謝無量(1884—1964)是“總角之交”,同為近現代杰出的國學大師,博古通今,學貫中西,于儒、佛、道乃至考據學、醫學、西學等皆有探究,兼擅詩詞、書法。二人通過晤談、詩歌、書信等方式進行了長達60余年的學術交往,可謂“翰墨情深”,也堪稱二十世紀文人交往的“典范”。

馬一浮、謝無量童年經歷相似:馬一浮生于四川成都,6歲時隨父母返回家鄉浙江上虞;謝無量生于四川樂至,4歲時隨父母定居蕪湖。二人早慧,謝無量10歲時賦詩《詠風箏》:“兒童心懷巧,剪紙作飛鶯。不是麻繩系,乘風直上天?!瘪R一浮11歲時吟唱《菊花詩》:“我愛陶元亮,東籬采菊花。枝枝傲霜雪,瓣瓣生云霞。本是仙人種,移來高士家。晨餐秋更潔,不必羨胡麻?!边@兩首詩作表達了兩位少年向往自由的志趣與追求真我的情操。

馬一浮原名“福田”,因至親喪亡,乃取《莊子》“其生若浮,其死若休”句,改名“浮”,字“一佛”;后又取《楞嚴經》“如湛巨海,流一浮漚”義,改字“一浮”,號“湛翁”,并以字行。謝無量原名“蒙”,字“大澄”,后易名與“澄”音相近的“沉”,字“無量”,別署“嗇庵”,亦以字行。謝無量由“蒙”更名“沉”,即受馬一浮之“浮”名影響。馬“浮”謝“沉”,一“浮”一“沉”,情投意合。

馬、謝二人的結識緣于湯壽潛(1856—1917,浙江蕭山人)。1898年,15歲的謝無量因欣賞湯壽潛的治學精神和政治主張,拜其為師;1899年,17歲的馬一浮娶湯壽潛長女為妻。謝、馬通過湯壽潛而彼此熟知。謝無量晚年《自傳》有云:“綜計我之一生,幼時受家庭教育,以后從學浙江湯壽潛先生。在上海讀書,獲交馬一浮先生,共同研究學術,頗受其影響?!敝x、馬于1901年在上海正式見面,還同馬君武等編發《二十世紀翻譯世界》雜志,向國人介紹西學。

為接納西學,馬一浮于1903年赴美國圣路易斯,兼辦留學生監督公署中文文牘,協助清政府籌建第十二屆世博會中國展館。同年,上?!疤K報案”發生,謝無量因聲援章太炎,被迫流亡日本。馬一浮赴美時,謝無量尚在上海,馬抵美后并不知他已在日本,不少寫給謝的書信寄到上海后杳無音信,甚為焦慮:“無量亦知四萬里外有一人者,獨坐孤思,憶無量甚苦乎?”在收到謝無量寄自日本的書函后,馬一浮喜極而泣,夜不能寐。在美期間,馬一浮苦學英文,閱讀莎士比亞、斯賓塞、赫胥黎、馬克思等人的著作,還跑遍圣路易斯書店,購書寄給尚在日本的謝無量,又以不能與謝無量共讀為憾。1904年世博會開幕前夕,馬一浮被清政府無端解雇、勒令回國,離美時帶有兩部《資本論》,一部英譯本、一部德文本,轉道日本,以英譯本《資本論》贈謝無量。在日本期間,二人共同研究西方哲學,間事譯著,同年底回國。

1906年,馬一浮借宿杭州西湖廣化寺,廣閱文瀾閣《四庫全書》;謝無量聞訊前來,同閱《四庫全書》,還博覽西哲名著,學問因之精進。1907至1910年間,馬一浮多次致書謝無量,稱“其文則葩,其志則圣”,認為“世稱揚雄直是漢興第一人”,“非今日無量之謂而誰謂”,故思“退居北面”。

民國時期(1912—1949)的謝無量、馬一浮,惺惺相惜,為傳承弘揚國學,先后在四川籌辦“國學院”“復性書院”。1912年,謝無量任校長的成都存古學堂改名“國學館”,謝后又出任四川“國學院”副院長,還與劉師培、廖平等人發起成立“四川國學會”,創辦《四川國學雜志》;1913年以疾離任,游歷上海,任中華書局編輯。

上海、杭州相距甚近,也便于馬、謝二人繼續往來。1917年,北大校長蔡元培邀馬一浮至北大教學,馬一浮婉辭的同時舉薦謝無量,稱“先生若為諸生擇師,此其人也”。因忙與孫中山共謀北伐,為中華書局編撰《中國大文學史》《詩學指南》等國學論著,謝無量未克前往。1921年,謝無量在上海改換住所,馬一浮聞訊后賦詩《無量徙居上海武林里以書見告杭故有武林山今上海亦有武林里以其名偶同戲為此篇遺之》。1922年,謝無量從上海來杭州皋亭山尋訪馬一浮,共坐松下,夜宿古寺,縱論古今,馬一浮賦詩《簡謝嗇庵五十韻》云:“昔子來杭州,視我皋亭山……夜尋古寺宿,僧榻寒無氈?!?/p>

抗戰期間,謝無量、馬一浮主張學術救國,不遺余力地弘揚國學。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謝無量在上海創辦《國難月刊》;1936年,謝、馬二人一同參加“全國各界救國聯合會”。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后,謝無量離開上海,先到蕪湖避難,后返回四川;1938年又赴澳門、香港講學。馬一浮也被迫離開杭州,1939年輾轉至四川樂山創辦復性書院,以“六藝”統攝“國學”;同年10月,馬一浮看到謝無量寫給四川友人信函中有“還蜀”字樣,遂致書在香港的謝無量至樂山講學。1940年謝無量回川,馬一浮舉薦謝無量為復性書院董事,有言:“(馬一)浮與謝君四十年交舊,知之甚深。謝君風度玄遠,有時近于玩世,恒情莫知其涯?!敝x無量為馬一浮《避寇集》作序云:“仆于湛翁,把臂服膺,始于童冠,忘形悅義,垂老彌篤,誠如盧生之于伯玉,四海之內,一人而已?!睜柡?,謝無量多次前來復性書院會晤馬一浮,聯合宣講國學。

抗戰勝利后,馬一浮返回杭州,謝無量作《與湛翁道長書》,對復性書院東遷表示掛念。1948年秋,謝無量來杭尋訪馬一浮,中秋月夜,二人泛舟西湖,縱談人生。馬一浮評論自己與謝無量“共抱蟬蛻塵埃之志”,好比“史遷爽然于屈賈,晦翁托慕于《參同》”,稱謝無量是自己“平生所遇友朋之間,天才之高莫能先之”,而“脫盡俗氣者,謝先生足以當之”。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謝無量、馬一浮以深厚的國學素養,積極參加文教事業。1950年謝無量受聘為川西文管會主任委員,同年馬一浮受聘為上海市文管會委員。1952年,謝無量任川西博物館館長、四川省政協委員,又受聘四川省文史館研究員。1953年浙江省文史館成立,馬一浮受聘為館長。1960年,謝無量又受聘為中央文史館副館長。

馬、謝二人還是全國政協特邀委員。1954年12月,全國政協第二屆委員會召開,馬一浮為特邀委員。1956年1月,馬一浮至京參加全國政協二屆二次會議,謝無量以特邀委員身份與會,二人還受到領導人的接見。后來,馬一浮特意書寫集古對聯“使有菽粟如水火,能以天下為一家”相贈領導人。此外,馬一浮也為領導人寫過“選賢與能,講信修睦;體國經野,輔世長民”的集古對聯。

1960年3月,馬一浮至京參加全國政協會議,謝患眩暈病,馬把脈處方,不數劑而病除。馬一浮于清明后一日離京,謝賦詩相贈,有“三年欣一見,半劑息諸風”“莫煩諸友問,談笑已融融”句;馬一浮在清明后二日,有《答謝無量詩札》。1964年12月10日,謝無量病逝,馬一浮撰挽聯:“在世許深交,哀樂情忘,久悟死生同晝夜;乘風何太速,語言道斷,空余涕淚灑山丘?!?2月18日,馬一浮又借進京參會親去吊唁,并應謝夫人陳雪湄之請為《謝無量詩集》作“序”,云:“予辱與嗇庵交最久,不可以不文辭……始予與嗇庵相識,年俱未冠,以言詩相得,及乎耆艾。更歷世變多,其所涉益廣,所感益深……予于嗇庵,雖未敢謂同得同證,然予之知嗇庵,猶嗇庵之知我,殆可謂無間然?!?967年6月,在留下《擬告別諸親友詩》后,馬一浮于憂病交加中溘然長逝。

總之,馬一浮主張以六藝之學“該攝古今中外一切學術”,為中華國學的傳承與弘揚作出了努力;而“一直是站在時代的前沿,是歷史的先驅”的謝無量(馮其庸語),則對中國古典文學和哲學都很有研究,為傳統學術的現代轉型與發展貢獻了心力。也正如馬一浮彌甥女丁敬涵所言:“馬一浮、謝無量作為我國學術界的兩顆巨星,已隕落五十多年了,但他們的學術成就、他們的詩歌、他們的書法藝術,以及他們翰墨情深的友誼典范,將萬古長存!”

(作者:張宏敏,系浙江省社會科學院哲學所副研究員)


一鍵分享:
責任編輯:徐敏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043號

青海快3位置走势图 贵州11选5技巧 万料堂论坛网址 福建11选5预测 福建快三综合走势图彩经网 体彩排列三专家预测号码推荐号码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 极速赛车骗局全过程 广西11选五走势图 百度 北京赛车微彩客户端app 安徽十一选还一定牛